欢迎访问 不具文资价值背后:如何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资产?
你的位置:首页 > 实时新闻 > 正文

不具文资价值背后:如何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资产?

时间: 2019-07-08 14:05:03 | 来源: 新浪财经 | 阅读:

不具文资价值背后:如何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资产? 图为台中神冈林宅,即为程序合法做掉的显例之一。 图/陈建融提供

图为台中神冈林宅,即为程序合法做掉的显例之一。 图/陈建融提供

台湾的文资惨案一再发生,文资法历次的修正也都是为了遏止这样随意操作程序的歪风,任何人都知道文资保存只有「法」是无法杜绝这种乱象,但偏偏台湾就是很多文资惨案在合法的操作下被做掉。

到底,各地方文化局是如何名正言顺地「做掉」他们呢?以下笔者提供这几年观察与亲身经历的许多光怪陆离个案给读者参考。

文资会勘先找「有空的」?

首先,文资委员会的组成就是一门艺术。许多的文资委员都有文资专业,但却也有不少学者专家课堂教学生时说一套,开会关起门来却又说另一套,昧着良心配合府方来操作。

当然,也有很多文资委员秉持专业会替文资说话,但在整个文资委员会的成员组成上,府方一定要掌握一定多数「听话」的委员,好方便日后有重大争议时比较好「沟通」。

文资委员会的委员组成能掌握后,下一步如果不是把民众提报的文资案件「吃案」,就是得进入会勘与审查程序。会勘时就是要找委员来看,但找什幺委员就会看出什幺结果啊!

文资有许多种,光一个有形文化资产种类就很多,你若是军事或产业遗产专家,但府方不想让某些文资价值被委员看出,就故意叫你去看传统民居或墓碑。会勘委员的操作非常容易,通常承办人的说法就是:委员很忙很难找,临时要找齐只好先问「有空的」。

我个人就遇过,事后才知道会勘的时间明明委员本身有空,但也没有被通知到。因为,承办方就是故意不找看得出文资价值的委员来增加麻烦啊!

会勘具文资价值后如何翻案?

如果万一不小心会勘时找了一个委员看出文资的价值,还写了一大堆价值论述的理由,后续要如何「程序合法」来做掉呢?

很简单,再办一次会勘,找听话跟看不出价值的委员来,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会勘结果「不具文资价值」六个字,理由也可以不用写喔,然后下次开文资大会时,先前写了一大堆文资价值理由的委员意见可能便会「凭空消失」,只剩「没有价值」的会勘意见给大会裁决。

其实,认真的文资委员有,但打混的也不少。个人在许多文资会勘场合就遇过那种宁愿待在车上吹冷气不下车,或者到了现场嫌髒嫌乱不进去看的,而人家照样领出席费,最后配合府方填上「不具文资价值」的结论。

提报过文化资产的都知道,往往会勘委员就是决定生死的第一道关卡,找什幺样的委员来大概就会有什幺样的结果。

以违法共识决取代表决的文资审议会

当这些程序都走完后,进入文资审议会要如何最后一步合法做掉文资呢?

首先还是老把戏,就是找委员凑人数是操作关键。通常找到倾向保留的委员较多时就会无法做掉,因此,敲委员时间就要找能掌握的委员可以的时间,而且找到一定多数后就可以「不用提前通知其他委员」了。

当然,为了避免被说没有全部通知到,一定要开会前一天或前两三天再挂号寄出开会通知,除非那位委员真的很闲要来「多管闲事」,不然就可以照剧本演出。

虽然现在很多县市都开放旁听甚至直播,但接着的委员讨论大多仍然是闭门会议,而这就是最后的关键所在。

虽然文化部一再重申,不可以「共识决」,一定要「表决」,但还是有地方单位习惯用共识决来处理文资的指定。

空白投票单、伪造会议结论竟也可以?

除此之外,虽然规定文资大会开会时要有一定比例的府外委员在场才能做成决议,但是有的文资会一开十个小时,委员来来去去,很多人有事提早走,也就有委员会签空白投票单给主席这种事,让主席手上得以掌握一定的票数。

通常这类事情发生时,在场的文资委员有的为了日后相处上的和谐,不想提出质疑或制止,但却助长程序合法做掉的歪风。当然,如果哪位委员坚持这样的程序不行,这些没有参与讨论而交出签名的空白投票单的票数是违法而导致流会,那幺下次开会时,就会故意先不通知这「难搞」的委员,以免又节外生枝。

除了这些光怪陆离的处理程序外,如果现场讨论还是无法完美地做掉,有些难搞的委员还提了一大堆的但书,这时候府方最后一招的大绝就是,会议纪录居然也可以跟开会时的实际讨论结果不一样,来个乾坤大挪移伪造会议结论。

总之,要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资产并不难,相信全台各地苦主与无力者很多。难道,要大家一次又一次找文化部长来拦轿申冤才有一丝丝抢救下来的机会吗?

新闻标题: 不具文资价值背后:如何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资产?
新闻标签: 第二(1)
Top